長安播報

波斯波利斯VS塔什干棉农:訴調對接站里遇到的溫情和親情

2019-09-24 20:58  來源:京法網事 微信公眾號  責任編輯:王穎
字號  分享至:

塔什干棉农~吉达哈赫利 www.tmgkfc.com.cn 在司法案件中,繼承糾紛往往涉及家庭關系,這樣的案件辦好了,不僅是解決一起糾紛,更是維護一個家庭甚至家族的和睦。

繼承案件調解多了,東城法院的幾位人民調解員,對家庭、親情,都有了更深刻的感悟與見解。原來,最寶貴的遺產不是財物,而是那些牽掛著每一個家庭成員的親情。

駐北新橋街道訴調對接工作站調解員周文志、王曉軍:

小小親情更見大格局

為了繼承父母留下的一套兩居室,哥哥來到了訴調對接工作站求助。5月28日,這起法定繼承案件的調解工作正式開展。在法官指導下,我們認真審查完兄妹倆提交的所有證據原件后,案件進入了最重要的環節——確定分配方案。

父親早逝,母親多年來一直隨哥哥居住,但亦未留下遺囑。眼見著又是一場暴風雨的老套劇情,可妹妹一句話卻讓我們的故事發生了轉折——她主動提出,母親雖未留下遺囑,但哥哥盡到了主要贍養義務,自己愿意放棄法定繼承權,由哥哥一人繼承涉案房屋。

“房子都給哥哥,你需要他給些補償嗎?”面對調解過程的戛然而止,見慣了紛爭的我們還是有些不適應,趕緊追問了一句。

“不用!”妹妹笑了。在場的人也都笑了。

緊接著要調解的是一起房產分割析產案件?!奧?,您不是委托我了嗎?您怎么又來了?”待分割的財產是四間平房,說是四間,實際上是一大一小兩間。其中房本上標為三間的大房內部貫通且無分間測繪。兩間房,三個人分,直接分割存在難度。八十多歲的母親擔心兄弟二人不睦,在兒媳的攙扶下親自來到調解現場。

家庭會議當即召開。法官在現場對各種分配方案的法律后果進行了詳細的解釋,并詳細解答了他們的各種疑問。經過我們耐心調解,最后,哥哥主動提出棄權,原屬于父母的四間平房由弟弟繼承一小間,其余內部貫通的三間平房都留給母親。

至此,原本以為需要一天時間進行調解的兩起糾紛,一個多小時就順利化解。在訴調對接工作站這個臨時小法庭里,老套的劇情并沒有再一次上演,當事人的寬宏大度讓原本復雜的繼承糾紛案件一下子變得簡單起來,也讓我們調解員共同發出了“幸福不靠金錢架”的感慨,法官還稱贊主動棄權當事人心里有著“大格局”。

有人說,父母的房產就是留給兒女的,不拿白不拿,能爭多少就爭多少。這在繼承糾紛的調解現場屢見不鮮。一場爭戰利益到手,從此各自形同陌路。

我們想說,淡看財富去如煙,銘記親情存如血。心中記掛親情的人,懂得血濃于水;心懷大格局的人,懂得讓利于人。放棄的是房產份額,換來的是至親濃情。房產、存款買不到人間最寶貴的親情。父母的養育之恩是最無私的愛,要感念父母對我們生命的賜予和無私的付出;兄弟姐妹的手足之誼是最純潔的情,要常思兄弟姐妹之間的朝夕陪伴和相互扶持。

駐景山司法所訴調對接工作站調解員關莉:

祖宅寄托著濃濃鄉愁

調解承載著司法關懷

1952年,父親趙某用做生意賺來的2600元,買下了一處離景山不足500米的小院。趙家八姐弟在小院兒里度過了難忘的少年時光。時光荏苒,趙家八姐弟有的上大學、有的參軍、有的插隊,紛紛離開了小院。2012年母親去世后,大姐為了照顧年邁的父親又搬回了小院,姐弟們經歷了人世滄桑,紛紛回到故土,小院又漸漸恢復了往日的生機。如今,趙家八姐弟最大的近80歲,最小的也已經62歲,這里始終承載著趙家姐弟的美好回憶。

去年父親去世了,多年以前,老人曾經手寫了一份遺囑,希望子孫們不要變賣四合院,除此之外,老人沒有具體地分配財產。和睦的趙家姐弟早早商量好,按照父親的遺愿,八個人共同繼承,共同守護好這座祖宅和這份鄉愁。沒想到,真正想去辦理繼承手續的時候,才發現要準備的證明材料遠比自己想象得要復雜,有些證據也不知道該去哪里尋找,而且費用上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。這下,趙家八姐弟因為四合院繼承問題犯了難。

了解到老人們的這一特殊情況,我主動找到趙家八姐弟,告訴他們:你們遇到的“麻煩”可以在我們調解站里免費解決!今年,東城法院駐景山司法所訴調對接工作站成立,不僅可以走司法確認立案的快速通道,法官也經常背著案卷、電腦、國徽,和書記員一起騎著電動車上門辦案。

考慮到八姐弟均是六旬以上的老人,聚在一起不容易、久坐身體吃不消,我決定提高效率幫他們了卻心愿。法院負責訴調對接的馮曉光法官得知情況后,迅速介入了該案的處理,一面通過電話、微信等方式在線指導當事人“照方抓藥”,一面對當事人無法取得的證據進行訴前調查取證。經過我們共同努力,繼承所需的所有證明材料很快找齊。五月底的一天上午,馮法官來到我們工作站,對趙家八姐弟四合院的共同繼承問題開展訴前調解和司法確認工作。兩個多小時之后,調解程序、司法確認程序全部走完。遵循父母的遺愿,八人以共同共有方式繼承了完整的四合院,老人們的“煩心事兒”也一站式化解。

事后,趙家大姐回憶道:“姐弟幾人從小時候起戶口都不在父母處,開具親屬關系證明較為繁瑣。四合院價值不菲,不論去法院還是公證處,都要交納不菲的費用,我們有點承擔不起,所以一直未辦理繼承。當時想著要是實在辦不下來就算了。真沒想到,調解員和法官的出現讓我們一下子有了主心骨,一趟法院沒跑,一分錢沒花就順利解決了?!?/p>

這起案件讓我內心一震:胡同里四合院價值巨大,很多繼承人之間因為利益爭奪而讓親情變了味兒。平日里見慣了兄弟姐妹對簿公堂,趙家姐弟共守祖宅、同留鄉愁的初心顯得尤為可貴。我真心見不得繁瑣的繼承手續讓老人們心愿落空,好在訴前調解和司法確認制度幫助老人們守住了鄉愁。我希望幾十年、甚至百年以后,在這座靜謐的小院里,仍能回蕩著趙家子孫后代的歡聲笑語。

東城法院人民調解員彭寧燕:

房子里有親人

才是我們的家

一對老人、六個子女,本該是父慈子孝、兄友弟恭的一家人,為何在老人相繼去世之后便不復往日的其樂融融?

兄弟姐妹六人坐在調解室里,怒目冷語,沒有一絲溫情可講,為的是父母生前留下的那一套房。父母先后離世,并沒有就房屋留下遺囑,兄妹六人此前一直沒有就房屋繼承問題協商一致。

次子是個聾啞人,他用一把鎖鎖住了爭議房屋,也鎖住了自己的心。他拒絕和其他五人商量房產分配事宜,自此兄妹六人矛盾越來越深。

第一次面對聾啞當事人,也讓我的調解過程變得安靜而又漫長。我一面將自己想說的話寫下來給他看,在讀懂他的意思后,再不厭其煩地為他解釋說明相關法律,引導他顧念親情;另一面在勸說其他五人多些體諒和讓步,少些不滿和埋怨。最后,其他五人皆對次子提出的訴求做出讓步,結局還算圓滿。

調解過的案件雖多,但這場調解尤其特別,讓我久久不能忘懷。與他溝通一句話,確保理解準確并得到回應,再轉述給其他五個人,每一個回合都要花費近十分鐘時間,堪稱一場曠日持久而又靜悄悄的調解。調解成功離開調解室后,我久久不能釋懷。漫漫人生路,有幾人能陪你同行?夫妻之情、袍澤之誼尚且且行且惜,一脈相承的骨肉親情怎能輕易割舍?家里多出的碗筷逐漸刻上時間的塵灰,用手指輕輕一撣,沾上的是揮之不去的思念;夜半夢醒時一句輕喚,除卻空空蕩蕩的回聲,再無一句親切的問候;逢年過節時別家燈火喧囂,獨缺自己一份。房屋本就是一家人歡聲笑語的載體,失去了親人,又拿什么去填滿空蕩蕩的心?

我想告訴每一個人:家之所以存在不是因為房子,而是因為房子里有我們的親人。家不是冷冰冰的鋼筋水泥,而是隨時擁抱接納我們的幸福港灣。親情為我們撐起風雨中的?;ど?,這才是我們最寶貴的財富。我們最該害怕的不是失去有形的財產,而是在“利”字面前迷失自我,塵封自己本該最珍視的點點滴滴。

相關報道

“你們警察不就是為了破案嗎,為什么要在我這...

“我昨天被搶劫了,搶走了10萬塊錢?!?/p>

200萬元"雇兇殺人"轉手四次成10萬!判了

兇手中途反悔……

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,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...

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!

六歲萌娃見了警察蜀黍就哭,這是為啥?

“多虧警察的熱心幫助,有你們真好?!?/p>